晓庄公告:
  • 南京晓庄学院2014年诚聘高层次人才
今天是:
    • 典型风采

转发《关于广泛学习宣传彭秀英等14名同志先进事迹的通知》的通知

发布者:童莉发布时间:2012-11-05浏览次数:179

欠妻子一张婚纱照——张良先进事迹

25岁,辽宁辽阳人,2003年入伍,2007年转二级士官。大连市消防支队战勤大队三班班长。2010720日,他在大连新港执行远程供水任务时,下海清理浮艇泵,被海水淹没牺牲。

出事当天是他跟妻子约好拍婚纱照的日子。为了扑救大连新港油库大火,这次分别成为了永诀。这次张良再次对妻子食言。

20日是张良与妻子李娜约定好拍婚纱照的日子。但这天却成为他的忌日。此前,他们的婚期曾一拖再拖。

16日大连新港发生大火后,25岁的张良与另一名战友为确保远程供水系统不间断供水,他们在海边的水泵前守了四天四夜,平均15分钟用手台向前方询问抽水压力,平均一个小时要下海清理一次吸水口。

20830分,海面刮起八九级大风,张良与韩晓雄再次下海清泵时被海浪卷走,张良的遗体直到当天14时许才被找到。

22日,公安部批准张良为革命烈士。

救火时未接妻子电话

张良与李娜今年426日领的结婚证,婚礼还未办。大连新港油库爆炸起火后,张良所在的大连消防战勤大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。18日,现场已基本处于后期监护阶段。大火在前一天已被扑灭。张良以为19日任务就会结束,他跟教导员郑占宏请假,想回去跟妻子选婚纱照。

为了这次拍婚纱照,他已跟妻子食言过一次。720日,消防战士在海面上清理油污。当日,大连消防支队战士张良在救灾工作中不幸以身殉职。张良与战友韩晓雄在海面风力89级的情况下,用安全绳固定渔船钢索,进入海里清理浮艇泵,被巨浪突然吞没。经全力搜救,韩晓雄被成功救出,而张良不幸牺牲,年仅25岁。

76日,大连市消防支队承办全国消防应急救援工作会,张良为参加演习,已将拍婚纱的时间向后推迟。他没有想到油库扑火任务能持续44夜。张良所在的大队有全国唯一一套远程供水系统,能从6公里外抽水不间断供应火场。此次救火中,这套系统为现场30支水枪24小时不间断供水,立下大功。

张良和战友韩晓雄就负责这套系统的抽水工作。由于水泵的过滤器时常会被海草及水中的杂物堵塞,影响喷水加压。张良和战友时常要下水用手清理过滤器。

教导员郑占宏介绍,在这44夜,张良平均每小时都要下海清理,开始是穿着胶鞋下水,阻力较大,后来又向附近渔民买一条大皮裤,但海水里面原油最厚处有一尺多深,行动很不方便。

在扑火时,张良就持续守在水泵前,眼睛一直盯着压力表,稍有变动,他就会向前方询问是否压力减弱。

19日晚,张良跟妻子李娜打了三天来的第一个电话。从16日出发后,李娜给他打电话,他一直没有接。

21日,23岁的李娜说,那天已是11点多钟,张良在电话中说,“老婆,你门窗关好了吗?今晚早点睡觉好不好。我也去睡了,这是我这么多天来休息最早的一次。”

为了让张良多睡一会儿,李娜没有多说,而她没想到这次电话成为永别。

当兵是最好的出路

张良与妻子李娜在他当兵前就认识。

7年前,辍学的张良在镇上学厨师,李娜在旁边的小卖部卖烟酒糖茶。当时的张良不敢跟李娜表白,直到他后来入伍并获知自己将转士官的消息后。

李娜说,跟张良相处后,家里一直不同意。但是她最看重张良的是,他对陌生女人从来不多看一眼,也没有话说。这让她觉得张良就是那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。

为了两人能够相聚,李娜从辽阳老家来到大连,在商场做售货员工作。平时张良住在营房,周末才能回家。21日,张良的父亲张兆喜说,张良兄妹三个,他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得忍耐。17岁那年,张良辍学回家。“那时老师来家找过几次,我都拒绝了。”张兆喜说,那时家里实在困难,供不起了。

随后,张良对家里说一定要去当兵,不仅能解决家里负担,还能学点知识。

来到部队后,张良成为连队的技术骨干。 开始两年的义务兵,张良在特勤大队担任驾驶员。2007年,大连市消防支队成立战勤大队,从各个连队挑选技术骨干,张良作为士官被选上。

在这支队伍中,除了那套远程供水系统外,特种车辆30多辆,还有一辆“NBC侦监车”,其中的化学侦监系统就是张良负责,为了学习这套系统,张良被派到四川、上海等地学习。

战友吴进说,他们二班和三班平时经常为业务比拼,张良的班只有两人,但他们经常轮换争夺流动红旗,并不服输。连队里有一辆连体拖挂车,总共三节。整个大队只有张良能将车开着倒进车库。

婚期因汶川救灾拖两年

张良出任务时从没有跟家人打过电话。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,张良在四川救灾45天,他没有告诉父母,怕他们担心。因表现优异,他在灾区火线入党.

张良与妻子交往五年,他们的婚期也一拖再拖。2008年就打算结婚的张良,参加了抗震救灾。2009年,他又参加哈尔滨举行的大学生冬运会特保工作,再次误了婚期。“他总说再等等,知道你等得很辛苦。”为了结婚的事,李娜曾经埋怨过张良。其实她不知道,张良是在攒彩礼钱。

今年4月,凑够彩礼的张良回家商量结婚,妈妈问他,彩礼钱是多少,他让父母不用操心,他自己能解决,那天他带着父母到李娜家中提亲。但第二天,他就接到连队电话,马上赶回部队。

426日,张良与李娜登记结婚。

“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穿上最美的婚纱,当最美的新娘。”721日,李娜说,他们相处5年零7个月,没有出去玩过,也没有拍过一次合影。两个人仅有的一次合照是结婚证上的那张。

 


记者来到陶应全的事发地点,青龙镇糯租村党总支书记李德生深刻记得,326日上午10点左右,陶应全正在指挥开转载机和挖机的驾驶员铺设涵管,就在这时,有碎石滑落,他提醒村民小心,但话音刚落,他上方的土石方就滑落下来。陶应全大喊:“塌方了,快跑”。2个驾驶员跑走了,而他被坍塌的土石埋住……

李德生回忆说,“沙土从19米的高处冲向陶应全,瞬间就到了他的腰间。现场人员立即施救,用手急忙刨土方,其他村民听到广播通知后,也争相赶到了现场,参与到了救援行动里,镇上的主要领导闻讯后和救护车也相继赶到。”

数分钟后,被同伴救出的陶应全还有微弱气息,他依然牵挂着全村的饮水工程,叮嘱大家:“不要停下来,继续干。”20多分钟后,他离开了人世。

绿塘子村47户人家170多口人,由于地表水污染,池水变差,群众吃水一直是老大难问题,村里流传着一句话:“绿塘子,绿塘子,山高路远水难吃”。

2009年入秋以来,云南遭遇了持续干旱,绿塘子村变得更加干渴:村子附近水源枯竭,两个塘子蓄水短缺,几乎成为黄土坑。面对日益严峻的旱情,陶应全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。

找水、引水,成了绿塘子村迫在眉睫的事。近三年来,陶应全每年都要带领群众披荆斩棘,在山林中穿行,寻找稳定水源。今年3月,在离村庄6公里的地方,找到了一股较为理想的水源。找到水源点后,他自己垫钱买管子,发动群众投工投劳引水进村。为让群众早日喝上泉水,引水应急工程施工20多天,他每天早上7点出门,晚上9点才回家。

2004年上任到去世,陶应全把大多数时间交给看工作,交给了大山,交给了人民。引水工程期间,陶应全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腰部摔伤,他把母亲送到医院办好手续又回到了村上,就连小女儿生病住院20多天,他天天守在工地,没时间去照看。

绿塘子村村民陶应才说,“原来村里没水吃,要到5公里外的水源地拉水,有的人家用拖拉机,有的人家用马拉或人背。现在村子里吃水有了保障,不但解决了人畜饮水,蔬菜、烤烟等生产用水也有了保障。”

在陶应全离开五天后,后续工程在县、镇两级的领导下,成立了专业施工队,增派了人员、增设了挖机,加班加点的工作,经历了大小几十次的塌方,331日,陶应全计划使用百余年的涵管终于架通了。水管安全的穿过涵管,装满甘甜的泉水,流进了村子里。